會員登錄:
用戶名:
密碼:
用戶注冊
文章搜索:
  
文章內容
更多>>
您的位置:首頁 > 家鄉故事
春天的心情,我們不懂
作者:展有發 瀏覽:307 發表時間2020-03-12 10:44:28

記不清這是三月的第幾場雪,只是感覺今年的早春一直籠罩在陰云和零落的雪片之中,但季節的陽光已經換了頻率,三月的雪像個頑皮的孩子,從天上落下來,在地上呆不上一會,便化成流淌的水,然后快樂的跑到路上,低處,變個小水洼,或沖出一條短短的小溪流,等太陽一出來,它又不知躲到哪里去了。

第二天早上,這樣的雪又早早到來,這樣的變化又重來一遍,于是,地一直是濕的,土路一直是泥濘的,看著濕漉漉的地面下不去腳,老人們說,這叫爛春。

爛春不受歡迎,人們苦熬苦盼了幾個月,等來的春天,竟然是濕漉漉,水淋淋的出不了門。那么多對春天的希望也被泡在了水里,春游啊,野炊啊,約上三五好友到干爽的山坡曬太陽啊,或者一個人走在陽光下,隨意的小路沒有目標,看到一只麻雀,遇到一棵草芽,都會心花怒放,那種暢想的自由,沒有約束的快樂,都變成了奢望的泡影,心情一定糟透了。

不過爛春也有它的心情。

小時候也遇到過一次爛春,那個春天還跑了很大的桃花水,被泡爛的地面直到四月中旬才逐漸干爽。

那年剛過五一,父親便開始張羅種地。

看到父親在濕潤的田地里破垅,施肥,點種。鄰居們好奇地說他:“才進五月你就種地,不怕晚霜打了秧苗。”

我們這里屬于高寒山區,無霜期短,正常年份都是五月中旬梨樹開花才開犁種地,種早了怕有霜凍。

“今年開春雨水勤,地化的早,地氣也早早的跑出來,早播種,早收成,晚了倒是有可能遇上霜凍,莊稼上不來呢。”父親一邊回答鄰居的話,一邊揮動鎬頭刨開濕潤的土地,兩只玲瓏的小白鹡鸰跟在父親的身后,匆忙而準確地撿食被刨出來的蟲子,暖風徐徐,頭頂的太陽鼓著紅紅的臉,地頭上結滿花骨朵的稠李子輕輕搖動沉甸甸的枝條,父親的臉上掛著汗珠,小白鹡鸰一撿到蟲子,就在他的身后高興的又叫又跳。

父親是種莊稼的行家,鄰居們都信他的話。

那一年大家都早早的種上了大豆,玉米,早早的間苗除草,那一年的節氣也在拼命往前趕,剛進陽歷九月便下了一場苦霜,可是大家聽了父親的話,播種提前了半個月,莊稼成熟也提前了半個月。早到的苦霜奈何不了成熟的莊稼,只能無奈的去欺負無辜的樹葉。金黃的秋天,人們照常收獲了豐收的希望。

其實什么樣的春天都有一份真摯的心情,只是我們不懂。

亚游手机客户端下载 - ag亚亚游